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四川省汶川县发生里氏8.0级特大地震,震源深度14千米,69227人遇难、374643人受伤、17923人失踪。十年间,受灾地区群众在淋漓的鲜血面前锻造出勇敢和坚强,在撕裂的钢筋混凝土缝隙中搜寻希望的光芒;十年后,一代人的伤口逐渐愈合,虽然突如其来的灾难带走了同胞的生命,但也让无数人从中积蓄了时间带不走的力量。   十年前 我们挥泪战斗   “忍饥挨饿也绝不拿百姓的救命粮”“在余震中用裹尸袋装档案”   地震后,灾区的档案工作者也都被统一抽调出去抢险救灾。汶川县档案局馆原副局馆长马兴明受命投入到死难同胞善后处理工作中,按照防疫要求做好遇难者遗体的消毒、掩埋以及遇难者家属的安抚工作;副局馆长苏兴珂沿着险峻山路到萝卜寨采访报道;现汶川县档案局馆职工邓维西被抽调到水磨镇工作组分管防疫工作,规划防疫方案、组织受灾档案的抢救转移和保护工作;还有6位女同志接受了管理两个灾民安置点的任务。   汶川县档案局馆原局馆长董加敏是汶川地震的亲历者,地震发生后,她接受了“24小时守护鑫兴超市车站点,清点超市物资,由县指挥部统一调配,发给受灾群众”的任务。“超市虽然没有垮塌,但是二楼墙体横向断裂,余震一来,超市里的货架摇晃、货物散落,我们就赶紧冲出超市跑到公路中间。夜里,城里的人寥寥无几,我们3位女同志非常紧张,担心余震、担心家人、担心有人趁机抢劫超市,幸好8名森林武警及时赶来执勤,我们便可休息片刻。经过了极度紧张,疲惫的身躯饥渴难耐,看着超市里的食物,我们都没有动心,那可是留给全城百姓的救命粮啊!”董加敏回忆说。   地震发生后,汶川县档案局馆工作人员都在县委、县政府的统一部署下,一面全力投入到抗震救灾中,一面冒着余震危险抢救档案。“地震发生第二天,我们找来了彩条布覆盖档案柜,以防止楼顶漏水侵害档案。震后一周,在随时可能坍塌的库房里,我和5位女同志仔细检查档案受损情况,在部队的协助下奋力抢救档案。我们将一卷卷、一件件档案抢救出来装进编织袋,然后放药、打包、编号,刚开始时物资不足,我们不得不用裹尸袋打包档案。”   在汶川县档案局馆的展厅中,一张手绘于2008年5月25日的《铁军高炮团综合保障队行动路线图》清晰地标出了档案运输路线。邓维西说:“当时我们用了6辆车转运档案,州档案局馆专门为我们腾出了一层库房,由于道路损毁,从汶川到马尔康,现在4个小时的路程在当时用了一整天,而从汶川县城到映秀镇,仅仅半个小时的车程在当时却需要整整两天。”   汶川大地震的震中就在映秀镇往南约11千米处。映秀镇政府专职档案员罗才春拿出了地震后几年间的收文簿,他介绍,2008年至2009年的收文薄算是映秀镇政府近年来写得最满的一本了,“5·12”汶川地震后,一直到6月15日,映秀镇政府收到了第一份文件《关于加强救援队伍后勤保障工作的通知》,此后每天都会收到3至5份文件。   映秀镇政府工作人员张银在汶川地震后来到镇政府办公室工作,她介绍,那一两年非常繁忙,每天要负责接待、接电话、收文发文、安排会议,“每天最多的时候要接待十几批人员,在2009年至2011年里,每年收文发文2000份至3000份。起初,我们的办公室在帐篷里,后来搬到了临时搭建的板房中,无论条件多艰苦,档案室都是镇政府里占地面积最大的部门”。   映秀镇政府工作人员林术全介绍,经过努力抢救整理,映秀镇政府在汶川地震中受损的200余卷3650件24420页档案全部重获新生。档案从地震废墟中抢救出来后,得到了档案工作者的精心保管和呵护,没有发生二次受损的情况。2010年2月,四川省档案局印发通知将映秀镇档案抢救整理和数字化加工任务下达至四川省档案学校,要求按照国家相关标准对档案开展消毒、灭菌、去污、除尘、平整、数字化处理等抢救工作。      十年间 我们披荆斩棘   “6个‘第一’举世瞩目”   汶川地震中,四川省档案系统有2人不幸遇难、1人重伤、11人轻伤,118个县级以上综合档案馆不同程度受损,56个档案馆成为D级危房,北川县档案馆库全部垮塌,广元市、青川县、平武县档案馆濒于坍塌,5000余台(套)档案保管保护设施设备被损毁,近10万卷档案被埋。   2008年5月14日,国家档案局印发《关于加强震区档案安全保护和服务工作的紧急通知》;四川省档案局立即成立抗震救灾工作领导小组,先后组成多个调研组,深入所有重灾县(市)档案馆了解灾情;5月19日至7月4日,抗震救灾部队和省、市、县档案部门联手抢救挖掘出5万余卷北川档案;全国各地档案馆纷纷将受损档案分类别进行紧急抢救。   北川羌族自治县档案局馆原局馆长苏义德介绍,国家档案局举全国之力,成立了北川档案抢救工作专家组全程指导和参与抢救工作,省内成立了北川档案抢救工作领导小组,及时制定抢救工作总体方案,提出“先急后缓,重点突出”的抢救工作原则,在现场挖掘、应急处置、真空干燥、消毒灭菌、抢救修复、系统整理、数字化加工、安全保管等多个环节中,坚持“抢救与保护相结合、质量与效率相结合、当前与长远相结合、最低干预与高效节能相结合”的管理原则,最大限度维持档案原貌。   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四川省档案局馆经济科技档案业务指导处处长、档案馆(室)业务指导处原副处长林红介绍,“5·12”汶川地震的档案抢救和保护工作创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6个“第一”,即:第一次成功应对如此大规模的档案灾难,受损档案数量之多、受损程度之复杂、抢救难度之大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首次;第一次在国家档案局的领导下,成立省、市、县3级档案部门相结合的档案抢救和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创造性地通过扁平化的组织管理,减少灾害危机时期的管理层级,提升管理效率,形成了一套涵盖制度建设、程序管理、质量控制、财务管理的科学管理体系,实现了管理方法的创新;第一次成立由全国知名档案抢救保护专家组成的档案抢救工作领导小组,为北川地震受损档案的抢救和保护“把诊问脉”,审定抢救工作方案,全程跟踪指导抢救工作,实现档案抢救智能化管理;第一次成功开展大规模真空干燥处理、极度污染霉变档案消毒灭菌和档案揭粘处理,在北川档案抢救和保护工作中,攻克真空干燥、消毒灭菌和抢救修复3大技术难题;第一次由国家档案局倡导并组织全国档案部门对口援建灾区档案馆,北京、上海、浙江等兄弟省(区、市)档案局馆和中国档案报社等单位第一时间向灾区档案干部职工表示慰问;第一次将档案馆恢复重建整体纳入国家灾后恢复重建计划,41个市、县级档案馆得以恢复重建,一批符合档案工作要求,配备了现代化、先进实用的档案保管保护设施,建设了安全技术防范系统,具有地方特色和地标性特点的档案馆相继建成,灾后档案保管条件得以大幅提升。   十年后 我们携爱前行   “习总书记来了,我们更有干劲儿了”“感恩共产党,感恩社会主义”   2018年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前往汶川县映秀镇考察,并叮嘱一定要把地震遗址保护好,使其成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现在全镇的百姓安居乐业,习总书记来了,我们更有干劲儿了”,张银欣喜地说道。   “地震可以震垮我们的家园,但震不垮我们的信念。我们不是孤军奋战,因为有无数档案人在支持我们前行”,经过10年锤炼,董加敏对此更为坚信。   站在北川新城,望着新馆大楼,“感恩共产党,感恩社会主义”,县档案局馆副局馆长董正玲有感而发。北川羌族自治县档案局馆长付成华说,感恩党和政府划拨1000万元专项经费用于修复北川震损档案,经过4年修复,震损档案已经在2012年新馆开馆后回到北川,羌族文化得以传承,震损档案在后续的利用工作中,不仅为北川挽回了经济损失,还化解了群众矛盾。经过10年的发展,北川档案事业蒸蒸日上,档案工作领域不断拓展,档案工作规范化成效显著,档案信息化技术明显提高。未来几年,北川将加强档案法治建设、深化基础业务建设、推进数字档案馆(室)建设等,旨在以优异的成绩回馈党和政府的厚爱。   茂县档案局馆长孙福柱说:“县档案局馆在地震前只有800多平方米,有了党和政府的支援,如今的新馆建筑面积达4800多平方米,这是不敢想象的。未来,县档案局馆将进一步丰富馆藏,加大脱贫攻坚档案工作指导力度,进一步推进档案工作信息化、规范化发展。”   如今,汶川地震照片档案数据库也与当地的婚姻档案数据库、知青档案数据库等一同保存在汶川县档案局馆中,广东省对口援建项目档案、抗震救灾指挥部文书档案、中央领导人参加汶川特大地震周年纪念活动光盘等都被珍藏在兰台。   “这是我在地震后收到的第一瓶水,是广东省东莞市支援汶川的物资,我没舍得喝,后来我把它捐赠给县档案局馆,命名为《滴水之恩铭记于心》”,汶川县档案局馆长兰晓林说,“汶川地震在当时对我们来说像是‘世界末日’,可有了全国人民的支援,我们迎来了新未来、走进了新时代。身处新时代,我们要将这份阴影收藏起来,以崭新的精神面貌迎接新挑战。”   10年虽逝,漩口中学遗址内硕大的纪念表盘却将记忆永远地定格在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04秒,五星红旗在布满青苔杂草的废墟中愈显鲜艳;因抢救受灾群众而受伤昏迷至今的茂县档案局馆职工苗慧芳在病床上用沉默诉说着曾经的深重苦难和兰台玫瑰的铿锵;珍藏在密集架里的档案虽很少启用,却在永远不会忘却的纪念中挺起了新的兰台脊梁。   (省档案馆编研出版部 摘编)   (来源:中国档案报)